处暑,新凉直万金——与路虎相遇24节气之旅

2018-08-27  来源:布谷阿名车

节气是中国人的诗意生活,是我们对季节的感知,是先民们对自然科学的不倦探索,这一次,我们在感知季节的同时,以自然科学与自驾旅行的方式发现中国的24种不同面孔。

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说:“处者,止也,暑气至此而止矣。”如果说立秋是暑气开始消退的日子,那么处暑就是暑气到此中止的日子。

11.jpg

DAY 1 呼和浩特-哈素海-南海-固阳县-白云鄂博

22.jpg

既然处暑是寒暑的转折,那么转折地点又在何方呢?去往蒙古高压初露锋芒的地方就会发现,海拔1,500—2,200米,长1,200余公里的阴山,横亘东西,不仅划分了农牧业,更以南北分水岭的姿态划分了沃野与草原。

阴山南北图,右侧为阴山之北,左侧为阴山之南。

在北为秋,在南则为夏,这不仅是处暑特点,更是阴山的特色。只不过阴山之秋夏多指的是水草物产,秋是荒漠、戈壁及半干旱的草原肃杀之秋,而夏则是水草丰美,宜农宜牧,兴发茂盛之夏。

33.jpg

从呼和浩特沿北二环快速路出发,经京藏高速转京银线到达前套平原的代表“哈素海”。前套平原位于鄂尔多斯高原与阴山之间,这里是苍凉大地间最为璀璨的绿色宝石,从贺兰山到阴山,黄河千里奔腾而来,在荒漠和草原腹地造就了这片沃土。

前套之肥沃与黄河之灌溉是分不开的。呼和浩特近郊的哈素海及包头的南海,都是黄河改道形成的牛轭湖。海子,是当地对湖泊的别称,也形容水域辽阔。如面积达到2千公顷的包头南海,其中水域面积580公顷,与640公顷的西湖相比也不遑多让。

44.jpg

除了黄河,阴山也成为前套躲避风沙与寒流的天然屏障。冬天海拔1,500-2,000米的阴山成了寒潮南下的第一道屏障,虽然夏天的东南季风无力翻越阴山北进,但带来的水气却足形成降水、滋润土地,由此形成阴山以南湖泊众多,水草丰美的景象。

400毫米降水量线不仅是半湿润与半干旱区的分界线,更是游牧与农耕、战争与和平、中国史上王朝更替的分界线。400毫米等降水量线以下多为荒漠和草原,这是气候所决定的自然规则。而长城也与400毫米等降水量线相吻合,因为农耕民族的生产方式最适合年降水量在400毫米以上的地区。

55.jpg

但黄河和阴山改变了这条规律,使得农牧的分界线从400毫米等降水量线向北突进了400多公里。所以从包头的南海经过S211县道,翻越阴山,前往阴山之北的固阳,就可以找到证据--蒙恬所修建的秦长城遗址。

DAY 2 白云鄂博-乌梁素海-巴彦淖尔

66.jpg

在离开固原沿白固公路前行到白云鄂博的旅程中,我们也将见证处暑三候中的天地始肃,从阴山之南到阴山之北,从固阳前往白云鄂博,正是从水草丰美的沃野向荒漠草原前进的过程。

白云鄂博在阴山以北,既是草原也是座钢铁城市。全世界稀土储量中的1/3都聚集在此,是包钢的铁矿采集地与世界上最大稀土矿区,这也是后来白云鄂博名动天下的两个主因。

77.jpg

这里的草原分为干草原、荒漠草原和草原化荒漠,其中荒漠草原和草原化荒漠占了草原面积63.8%。处暑三候中的天地始肃所描述的正是这个草木凋零的景象,南下的冷空气更使得这里肃穆凝重。

而降水量仅200余毫米的白云鄂博也十分符合处暑“天地始肃”的描述,非常干旱。但在历史上它却因矿产丰富而被视为富饶之地。

88.jpg

处暑三候,除了天地始肃之外,还有一候鹰乃祭鸟。原意出自中国最早结合天文地理物候知识的农业历法,也常被用来解释节气的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。指的是鹰捕捉鸟类却不即食,而是如祭祀一样陈列在地面,为什么先民会观察到这种现象呢?

如果纵览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则会发现,“祭”不是单一存在的。在雨水节气,水獭这个被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称之为“水狗贼”的小动物会祭鱼,在霜降节气豺还会祭兽,很显然鹰,獭,豺并非仅就食于节气,而是节气所代表的恰恰是食物富足,动物出没之时。

99.jpg

DAY 3 巴彦淖尔-磴口县--乌海

在“鹰乃祭鸟”和“天地始肃”之外,处暑还有一候,正是象征着五谷丰登的“禾乃登”。如果从乌梁素海沿着世纪大道,S212县道前进,转入京藏高速和S312省道,就可见证处暑时节的丰收时景,此外在后套平原巴彦淖尔和五原,这种丰收还代表了向日葵。

00.jpg

在后套平原的巴彦淖尔和五原县,有着有全国四分之一种植面积、产量占据全国产量的三分之一的向日葵,处暑时节,五原县的葵花节正是庆祝向日葵盛开。

aa.jpg

再将目光移向高空,以鸟瞰的方式观察这里就会发现,后套地区是由三大地貌——阴山、黄河与乌兰布和沙漠共同缔造的富饶之地,自巴彦淖尔向磴口县前进,更可以见证沙漠与河流的壮观相遇。

河套平原的丰饶是禾乃登的先决条件。在黄河与阴山的作用下,河套平原突破了400毫米等降水量线的限制,成为内蒙古最重要的农耕区和商品粮基地。

bb.jpg

但很快我们又会发现,后套平原居然出现了江南水乡般阡陌交织、河渠纵横的画面。因为最初的河套平原实际上并不在此,而是专指300余公里外的宁夏平原,在150余年前,如今万顷膏腴的后套平原还是一片不毛之地。

cc.jpg

那么又是什么原因改变了后套,出现巴彦淖尔市年粮食产量250万吨以上的禾乃登的盛况呢?让我们追溯历史,与被冰心称之为后套民族英雄,中国地学会创始人张相文为之作传的王同春相遇。

1850年,乌兰布和沙漠在磴口入侵黄河支流乌加河,黄沙截断的河道占据了原来的南方高地,使得北岸荒原灌溉成了可能。而此后来到磴口县成为渠工的王同春也开始了他壮阔的一生。

dd.jpg

自20岁开凿“四大股渠”后,嗜水利若命的王同春一发不可收拾,他先后开凿了清末后套“八大干渠”以及270多条支渠和无数小渠,总计长度超过4000公里,灌溉土地110万亩,这是亚洲最大的一首制灌区,无论长度和灌溉面积都远胜都江堰。

ee.jpg

而与李冰父子不同的是,王同春既无官方背景、又无现有河道可利用,这是一个人和一群人以民间力量和人力在沙漠荒原中开凿水利,改变世界的故事,没有王同春就不会有后套之富饶,更不会有在处暑时节与我们在此相遇的禾乃登。


责任编辑:布谷阿名车